流金岁月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流金岁月 >> 正文

母校,我们来了,捧一颗感恩的心

——中文系81级毕业30周年再聚首

王明坤  卢敏浪

五月的羊城,春天的气息仍未散尽,草木葱茏,花开正艳。

5月9日,对原广东民族学院中文系81级学子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他们选择在这一天,从南国各地相约广州欢聚母校,纪念毕业30周年。

上午9时,在约定的时间,同学们相继出现在校园里。三十年前的依依惜别,牵走同窗四年的情谊,今天,大家从四面八方又汇聚到了一起,当曾经熟悉的面容身影与上次见面的印象重叠,当曾经熟悉的笑貌音容一遍遍与记忆契合。此刻,

无需更多言语,一声呼唤,一句问候,道尽了30年心中最难以割舍的浓浓同学情、母校情。

徜徉校园,周末的宁静一切如昨,只是当年校道两旁的小树早已浓荫四覆。但见一群群青春的身影从身边穿梭走过,尘封已久的求学往事仿佛从云烟处复归,一如昨日般清晰。

走到图书馆门前,大家在凌空欲飞的少女塑像“翔——祖国 母校 我”面前驻足良久,仔细端详起来。这是1985年毕业那年,全校81级同学共同捐献的,塑像与同学们一样,经历了三十年苍桑岁月的洗涤和磨砺。睹物思人,心中有多少感慨和离情别绪需要倾诉啊。

约好11时在学校大门和老师们合影留念。这次聚会的主要组织者——海南校友会会长、海南瑞意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冯湃,海南省国家税务局副局长陈如通,海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朱伟晶,三亚海关关长罗子莲等40名同学,早早在学校正门迎候。前些日子,同学们就向老师们发出最真诚的邀约,将浓浓的情愫寄寓在邀请函上——“三十周年多少事,想念吾师心依然!”,期盼着师生相聚,互诉衷肠的时刻。

最早进入同学们视线的是韩伯泉老师,还是当年那抹熟悉的笑容,还是那方急促的步履,还是那个最急切想见到学生的老师。今天,韩老师特意带来了他专门为祝贺中文系81级同学毕业30周年聚会挥毫写下的“风华正茂,竹韵兰香”字幅,墨宝在手,香飘盈盈,同学们聚拢过来,一同欣赏。韩老师还带来了他从教六十周年暨八十华诞纪念专辑《满园桃李笑春风》一书,分送给同学们。当年韩伯泉老师教授民间文学课,是学校最早一批教授。

郭小东老师来了,当年已是知名青年作家、新锐文学批评家的他,如今是享誉中国文坛的著名作家、文学批评家,学院最负盛名的学者。当年郭老师教授中文系81级当代文学课时,三十而立,风华正茂,才华横溢,中短篇小说和文学评论已开始批量出现在最权威的报刊杂志上,成为同学们的崇拜对象。在文学神圣的年代,正是他经常把陈国凯、孔捷生、戴厚英等知名作家请到学校来,让同学们有幸聆听一批作家、文学批评家和学术大师高水平讲座、讲学而终身受益。就读期间,郭老师家里那扇熟悉的大门永远向同学们敞开着,甚至不曾虚掩过。同学们经常登门求教,师生言谈甚欢,情意融融。曹敏在其回忆文章中深情地写道:“我们在校园度过了被老师们时时关注、用心教导的四年时光。……多年后当我们自己的孩子上了大学,我们才知道那时的我们得到的关爱有多少。”

王海老师也来了,他是77级学长,81级入学时,他刚毕业留校,后来当了班主任。他在一篇文章中说“在我30年大学从教经历中,广东民族学院中文系81级的学生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最深刻的。这是一个极有活力极其团结的班级,是一个意气风发的集体。30年后的今天,这个班的许多同学在不同行业中都颇有建树,成为单位的翘楚或中坚。”王老师现为文学院的教授,黎族作家文学和文学批评的领军人物。

学院院长王乐夫、副院长林卓对中文系81级毕业30周年聚会十分重视,亲自前来看望同学们。应邀参加聚会的还有学院办公室主任房亚兵和文学院党委书记朱苏权。当年的班主任、后任中文系党总支书记的冯成豹老师,以及陈光良、

陈汉、黄谷甘、叶良均、麦石安、杨婉萍老师和当年的辅导员黎道忠老师,也赶来与同学们相聚。

匆匆,太匆匆,三十年风华岁月,弹指一挥间。多年了,脑海里时常浮现也最难忘的是老师的目光,一半有父亲的威严,一半有母亲的慈祥。

快门闪动的瞬间,所有的怀念、牵挂和不舍全在这里定格。

快门闪动的瞬间,不是在祭奠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而是用一颗永远感恩的心珍藏与母校与老师的那份浓浓情谊。

午宴安排在紧邻学校的茗苑酒家举行。雍雅房内一片欢声笑语,师生们分席相依入坐,畅叙别情。

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冯湃代表同学们发言,“我们没有辜负母校的期望,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社会做出一定贡献。没有母校的悉心培养,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学校领导和老师们能来参加我们毕业30周年聚会,本身就是我们无上的荣耀。”高亢的声音,是真情流露,深深感染了在场每一位师生。

冯成豹、郭小东代表教师相继发言,他们都谈到,中文系81级同学无论在学生时代和还是走上社会后,都有优异的表现,为母校争了光,对社会做出了贡献,并长期以实际行动关心支持母校的建设发展,是给他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个班级。

天妒英才,中文系81级先后有六位同学英年早逝,包括老班长邢孔辉教授;诗人、黎族学者黄学魁副研究馆员等,老师们对此深感痛惜,反复叮嘱同学们要爱惜自己,冀望同学们开心成长,健康生活。老师们护犊情深的一番话,情意绵绵,温暖学子心扉。

快门闪动的瞬间,所有的怀念、牵挂和不舍全在这里定格。

快门闪动的瞬间,不是在祭奠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而是用一颗永远感恩的心珍藏与母校与老师的那份浓浓情谊。

午宴安排在紧邻学校的茗苑酒家举行。雍雅房内一片欢声笑语,师生们分席相依入坐,畅叙别情。

在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冯湃代表同学们发言,“我们没有辜负母校的期望,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社会做出一定贡献。没有母校的悉心培养,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学校领导和老师们能来参加我们毕业30周年聚会,本身就是我们无上的荣耀。”高亢的声音,是真情流露,深深感染了在场每一位师生。

冯成豹、郭小东代表教师相继发言,他们都谈到,中文系81级同学无论在学生时代和还是走上社会后,都有优异的表现,为母校争了光,对社会做出了贡献,并长期以实际行动关心支持母校的建设发展,是给他们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个班级。

天妒英才,中文系81级先后有六位同学英年早逝,包括老班长邢孔辉教授;诗人、黎族学者黄学魁副研究馆员等,老师们对此深感痛惜,反复叮嘱同学们要爱惜自己,冀望同学们开心成长,健康生活。老师们护犊情深的一番话,情意绵绵,温暖学子心扉。

王乐夫院长代表学校欢迎中文系81级的同学回母校聚会,他说“81级同学作为从海南回迁广州的首届同学,在学校发展史上有里程碑意义,你们见证了母校创业的艰辛岁月。毕业后你们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取得很大的成绩,一直关心和支持母校的发展,学校感谢你们!”

席间,当王乐夫院长得知中文系81级当年有四对同学成功牵手,并一直相知相伴、相扶相守到现在,即席提议举行特殊的“结婚周年”纪念仪式,让四对“资深”的“新人”上台接受学校迟来的祝贺。母校的关爱和祝福,让青春逐渐泛黄的当年有缘人惊喜交加,他们闻言起身,手牵着手,彼此依偎,缓缓移步上台,接受“证婚人”王乐夫院长代表母校深浓的祝福。时间风干不了美好的回忆,甜蜜和幸福溢满他们的脸上,现场响起一片祝福的掌声。此情此景,令人动容。

那是一个多梦时节。悸动的晚风,撩人思绪,乱了少男少女的发梢。

怎么可以如此优秀,颜值爆表的校花校草怎么全都聚集在这个班里?

中文系81级是全校瞩目的班级,全班学习非常优秀,盛产才子佳人,琴棋书画,吹拉弹唱,诗歌小说话剧,各类竞技项目,几乎无所不能,被公认为当时全校最具活力的一个班集体:罗翠萍、李晓琼同为学校文工团副团长,一个擅长声乐兼任歌队队长,一个擅长舞蹈兼任舞队队长;伶牙俐齿的曹敏一直是学校大型文艺晚会的主持人;王少珍在校运会的长跑项目上总是把同场竞技的对手远远甩在身后,像极了来自大山的神鹿;黄胜儒、梁筱红的武术项目在高校的比赛中从未失手;冯湃、朱俊文和梁杰在学校的羽毛球比赛中曾经囊括前三名;班里的足球队强大到其他系各班要组成联队才配做对手;陈如通是学校学生书法协会副会长,毛笔、钢笔书法俱佳,在各类书法比赛中屡获好名次。

毕业前夕,黄学魁的诗歌处女作《东方夏威夷》在《民族文学》杂志发表,并于1990年荣获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特别奖。罗建是《山泉》诗社创始人之一,他的多篇诗作当时在知名文学刊物上发表,后来他也成为著名的海南“山地诗人”——“木梆在山野敲响,震落涛声,震落逾越千年的山民的幻想”。

中文系81级毕业前夕,已有12名同学入党。由于思想进步,学习成绩优异,且多才多艺,学校决定冯湃、朱俊文、曾侃等七名同学毕业后留校工作,留校人数以班级论,为迄今最多。后来三名同学因工作需要,到了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81中文人的特立独行,有才就是任性,可见一斑。

中文系81级是思想活跃的一群,系主任许菁君老师常常说他们有逆向思维,善于独立思考,尊重权威但绝不盲从。听学术报告后的现场互动环节,高质量的提问常让主讲人颌首称道。冯湃、程九辉和陈学新毕业时都分配到很好的单位,但不久他们都相继接踵投身商海,勇立时代的潮头,表现出敢为人先的勇气和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冯湃先后出任多家大型地产公司的总经理;程九辉和陈学新分别在繁华的都市珠海和深圳开公司办企业,经营自己的事业。

发布日期:2017-08-21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