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流金岁月 >> 正文

穿过我的青春的天河公园

潘小娴(1990届中文系校友)

(本文转载于2017-03-20微社区e家通天园人家)

作家简介:

潘小娴,作家,现已出版《美人香里说宋词》、《村上春树的三张面孔》、《闲敲棋子落灯花》、《最美的游戏》、《钢琴美韵》、《钢琴的故事》、《建筑家陈伯齐》、《会飞的蒲公英》等作品。

 

每当一说到天河公园,我脑袋瓜率先冒出的就是两个字眼——青春!因为,从18岁到22岁,正是我的青春“嘭嘭嘭”开花的大学时代,而这一段青春全都与天河公园有关。

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我到广东民族学院(后改名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读大学。学校与东郊公园(后改名天河公园)隔着一条马路。当时的马路还很小,公交车极少,只有一辆50路车通过,车上总是拥挤得很。而39路车的起点站就在东郊公园西门,所以每当要去广州市区,学生们都喜欢穿过东郊公园,再到西门坐车出去。

平日里,学生们与东郊公园更是亲密无间。东郊公园湖面开阔,绿树成荫,每当傍晚时分,很多学生都喜欢到公园跑步、散步。到了周末,东郊公园更成为了我们的乐园,同学们相约去划船,相约去烧烤,当时公园里还有一处大型烧烤活动区。甚至,老师上课时,也喜欢带同学们到东郊公园去,我就曾经在公园里上过写作课和溜冰课呢。

可以说,我的四年大学青春,一直与东郊公园依依相守着。这种相守,让我的青春添了几许恣意飞扬。是以写这篇《穿过我的青春的天河公园》,记下曾经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东郊公园上演过的,属于我的青春华章与青春记忆!

烤烤烤,烤个热火朝天,烤得青春飞扬

东郊公园的大型烧烤活动区,现在早已不见影,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个烧烤活动区很有名,地址就在现在的周末相亲角与地铁施工借地范围之间的那片山坡上。

至于这个大型烧烤活动区如何有名,我借用曾经看过的一篇报道《新中国60年:旅游时代》,里面讲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广州市民对旅游的概念还停留在到郊区去埋锅煮饭,其中就有一个家住中山五路的刘姨说过这么一句话:“星期天邀约三五好友,带一口锅和柴米油盐,骑自行车到当时的东郊公园去野炊,就是那个时候最典型的旅游。”

而我们校园就在东郊公园对面,近水楼台,选择去公园里烧烤,自然就再平常不过了。当时,班里活动,到公园烧烤;老乡聚会,到公园烧烤;舍友聚会,到公园烧烤;朋友来访,到公园烧烤……好像整个“嘭嘭嘭”开花的青春,都喜欢烤烤烤,不烤得个热火朝天,都不够带劲似的。

但“嘭嘭嘭”开花的青春,青春痘也一样疯长,所以,去烧烤时,带上一台收音机,带上鸡翅等食物,有时候,我们还喜欢带上面粉,包饺子,吃起来不热气,可减少长痘痘的可能性。到了东郊公园烧烤场,一边听音乐,一边烤鸡翅,一边包饺子,男女同学合作分工,一般是男同学生火烤鸡翅,女同学搓面粉包饺子,常常弄得满手满脸都是粉,逗得男同学乐呵呵地笑个不停!饺子熟了,烤鸡翅熟了,人人手举一瓶汽水,干杯干杯!兴致来了,再跳上一段交谊舞。那真是好一番——音乐咚咚响,舞姿翩翩飞,笑声轻脆脆,青春意飞扬!

如今,偶去天河公园,每当走过这个曾经烧烤的地方,我都忍不住往里张望一下,感觉似乎就能听到当年那些欢快的声音和欢快的音乐,从林子里飘然而出,“嘭嘭嘭”开花的青春也仿佛就在眼前荡呀漾呀,鲜嫩得都要滴出水来了。

“嘭嘭嘭”的青春,与冰鞋诗情画意地呼啸

八十年代的东郊公园有一个露天旱冰场,就在现在的爱心广场旁边。当年体育老师曾经带我们班同学去旱冰场上过两三次溜冰课。记得旱冰场四周开满了玫瑰红色的扶桑花,就像我们正在盛放着的青春。第一次上溜冰课,笨拙得很,同学们都穿着租来的双排共四个轮子的冰鞋,扶住栏杆,轻轻地滑,经常会动不动就与栏杆边那些探头探脑的扶桑花撞个满怀,那种感觉非常诗情画意。溜冰场里有一段波浪形的小滑坡,教我们溜冰的年轻老师,一滑到波浪滑坡就高举双手呼啸,那张脸简直就明艳如四周的扶桑花,真是酷毙了。但初学溜冰的我们,谁也不敢滑坡去。

第一次溜冰课结束后不久,我一个人偷偷跑到溜冰场练习滑冰。穿上冰鞋,专门往滑坡溜,也不知摔了多少跤,终于滑起来也似模似样了。于是,我学着那年轻老师,高举双手,呼啸起来。这一呼啸,真个是满身心的欢畅,不管之前心里有什么寂寞与不快,全都随着呼啸声飘走了。当第二次上溜冰课时,仅有几个男同学敢滑滑坡,而我就是其中敢滑坡的一个女同学啦。滑过坡时,我们都大呼小叫起来,真真畅快极了。

后来,心里觉得寂寞的时候,我偶尔就会一个人跑到溜冰场,享受滑坡上的那种呼啸快感。一身汗水之后,如影随形的寂寞,碎了一地,我的脸如扶桑花,心如扶桑花。此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变得非常地迷恋溜冰。其实,与其说是迷恋溜冰,不如说是迷恋那种让寂寞随呼啸而去的享受。而我的青春,便也在寂寞中呼啸出了一种诗意的美感与回忆。

来啰,帅哥美女,让我们荡起双桨!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乔羽作词、刘炽作曲的《让我们荡起双桨》,是1955年少儿电影《祖国的花朵》的主题曲。很多人的童年,都是唱着这首歌曲长大的,无疑,这首歌也成为了很多人美好纯净的童年记忆。

不过,唱归唱,我还真是没有划过船,因为我出生和成长都在粤北山区,四周全是山,没有湖,只有小河,自然也没见过什么船,所以我的童年时代只停留在嘴巴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的状态上而已。到了广州读大学,学校对面的东郊公园就有个宽阔的湖,心里着实雀跃——终于见到小船啦!终于真的可以划船啦!

那时的船,是真的可以用船桨划的。虽然当时东郊公园也有脚踩的船,但这种船太贵,学生们手头本来就没几个零钱,所以大家都喜欢选择便宜的手划船——穿上救生衣,一男一女两位同学乘坐一条小船,各自用双桨一起划船。

好玩的是,因为我从未划过船,一开始用桨划船,船要不不动,要不一动就直打转,把我吓了一跳。不过,这一点也不用担心,因为男同学个个都是“护花使者”。当时我们班的男同学大部分来自海南,或许那里的海多,男同学经常与海水打交道,他们用双桨划船都颇为熟练。女同学只要听着男同学的指挥,轻轻地划一划,船就推开波浪,向前飘荡啦。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同学们一边用桨划船,一边高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那真真是——入情入境,诗情无限,美好无比。

发布日期:2017-08-31  点击: